一座县级市的共享电单车运营账本,不到五年时间里,已经渗透到中国大约一半县城

一座县级市共享电单车运营账本,不到五年时间里,已经渗透到中国大约一半县城

根据一份行业报告,中国拥有共享电动汽车的大县市比例从2018年的2.5%飙升至2021年10月的49.2%,累计超过1400个县市。业内估计,共享电单车在大县市场的年交易规模最终可能超过600亿。

快速发展的另一面是“无序投放”的指责。去年,各县市陆续出台管理办法,对共享摩托车行业实施强有力的监管,市政府对公共资源使用权的市场拍卖逐渐成为常态。

观察人士表示,共享的另一个属性是共管,但各地对共享电单车的管理和认知水平差异很大。如何避免“放了就乱,放了就死”,实现管理和发布的平衡,各方还面临很长的路。

挤入国企共享市场

云南宣威市民王娟最近发现,自5月25日以来为他们提供了四年服务的近万辆共享电动车从街上消失了。“以前习惯骑共享摩托车上班、买菜,现在突然没了,很不方便。”王娟说。

宣威原本有三家共享摩托企业,分别是你好、郭颂、果儿。其中一家电动自行车公司的代表王强表示,在关闭期间,这些共享电动自行车被放置在政府要求的集中存放处。

↑云南宣威,哈尔滨分享电动车闲置场景。

引起这种变化的是一份地方招标文件。

5月18日,宣威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发布招标公告。根据公告,宣威市九条街道共享摩托车六年的优惠费用为底价7000万元。宣威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范表示,当地政府“只选一家”。

宣威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是由宣威SASAC出资的国有独资公司,成立于2021年11月。公司法人张毅告诉红星新闻,公司并没有分享电动车运营的经验,但确实参与了这次竞标。如果竞标成功,“可能会聘请第三方来运营。”

宣威是云南的一个县级市,人口仅次于镇雄县,市区常住人口45万。这样的人口大县,是近年来各大共享摩托公司青睐的“大县”。

根据易观做的《洞察中国大县共享摩托车市场2021》报告,“大县”是“按照国家划分县级行政区域的统一标准,包括县级市和其他县级行政区域”。根据国家统计局的官方数据,报告确定中国大县有2856个城市。相关数据显示,中国电动自行车共享大县的数量从2018年的2.5%(70个城市)飙升至2021年10月的49.2%(1400个城市)。

长期研究共享出行行业的专业人士彭岚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虽然没有更新的数据,但估计全国大县有一半以上都有共享电动车。大县的好处是“向下,可以兼容人口多的大镇;向上,可以辐射一些地级市。”

加入共享领域的国企竞争,是近年来出现的新现象。彭岚认为,根据此前的公告,一旦中标,宣威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可能涉嫌垄断。“如果它委托另一方经营,实质上就是在业务环节上加了一环,平白增加了成本。”

5月30日,宣威市市长许绍发告诉红星新闻,宣威市公开招标共享摩托车特许经营权旨在公平竞争。他表示,当地确实已经成立了新的平台公司参与竞标。“我们认为,只要程序公开透明,就符合市场原则。”

许绍发介绍,此前,地方共享电单车处于“无序竞争”状态。“共享电单车是一种新的业态,方便了人们的出行,管理也很好。它是城市的一道风景;如果管理不好,会成为城市的负担。”

王强表示,Hello、郭颂、果儿三家共享摩托车公司在进入宣威运营前,已经与相关部门签订了准入协议。“我们在运营过程中严格遵守政府的相关规定,并与城管、公安等部门密切沟通。只要监管部门提出要求,我们会立即回应。”

↑云南宣威,郭颂分享电动车闲置场景。

竞争加剧,行业下沉。

李于2018年11月进入共享摩托车行业。三年半的时间里,通过与地方的沟通对接,他把雇主的共享摩托车投放到城市,足足扩张了几十辆。

“我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这个行业还处于‘萌芽阶段’,所以我可以谈一个标准。”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只要强调共享摩托车项目对当地没有伤害,是政府惠民项目,地方政府一般都会接受。各方宣传资料显示,企业在推广过程中,不忘强调共享电单车是一种“低碳环保的新型出行方式”,可以融入“安全、便捷、绿色”的现代综合交通体系。

共享电单车之所以能在大县“爆发”,在于产品属性与城市需求的匹配。

5月31日,美团与中山大学中国区域协调发展与乡村建设研究院联合发布《新型城镇化背景下的县城出行——共享电单车在县城的出行报告》。认为县城受地形地貌、空间布局、经济规模、人口密度等因素制约,公共交通体系相对薄弱,而共享电单车可以在城市出行体系中发挥毛细血管的作用。

彭岚介绍,共享摩托车用户日常出行的高频距离主要是2 ~ 10公里,相当于县城的面积。大县城市民的城市活动量小,人们的出行可以通过单一的交通工具来实现。共享电单车提供了更多“点对点”出行需求的服务。市民可以做点事,骑个车。她解释说,共享摩托战场转移到县城的另一个原因是,共享摩托企业在一二线城市混战多年,导致城市不堪重负,不得不提高准入门槛。但是,摩拜单车和ofo的失利已经证明,自行车共享模式是行不通的,共享摩托还有很多可能性。

2020年,长沙集中整治全市共享摩托车50万辆,共享单车“墓地”超过40个。这一标志性事件成为车企向县城转移的分水岭,长沙市的共享电单车流入周边小城市。

正是在2020年下半年,李突然感受到了竞争压力。他告诉红星新闻,当年下半年,涌向大县市场的旅游公司明显增多,地方政府的态度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政府有很多选择,我们营销的难度增加了。”

在云南,已经有100多个县实现了共享电单车。“南方城市是我们的主要市场。竞争激烈的时候,一个城市可能有二三十个品牌竞标,而北方城市可能只有三四个。”李介绍,目标县要求常住人口不少于5万,产业按100:1计算。在一个常住人口5万的小城市,可以投放的共享摩托车数量在500辆左右。

这次招标前,宣威市相关部门专门去了解了其他三四线城市共享电单车的运营情况。“我们发现一些城市的主管部门甚至不知道共享电单车是怎么进来的。”宣威市市长许绍发说。

共享摩托车产业链相对复杂,对县城市容管理、交通秩序管控、公众出行安全提出挑战。李表示,从2021年开始,各地开始拍卖共享电单车特许经营权,从源头上规范和限制共享电单车,共享电单车在大县的扩张速度有所放缓。

根据红星的消息,2021年,中国所有地方政府通过运营项目,共享电单车开始陆续投入使用。但与此同时,主管部门对企业运营提出了更多的规范。如湖南张家界、福建福鼎等地相继出台共享电单车特许经营权招标方案,部分地方无牌企业要求离场。

北京当代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欣表示,公共停车位属于城市的公共资源,市政府对公共资源使用权进行市场拍卖。交易本身没有问题,但需要考虑拍卖价格的合理性。过高的交易价格势必增加企业负担,企业可能会将运营成本转嫁给消费者,不利于项目的长期稳定运营。

底价多少才算合理?

“从我们接触和观察的城市业务来看,共享电单车的运营与城管、交警、消防等执法部门的KPI是强挂钩的。共享电单车可能影响‘造城’,占用城市公共资源进行拍卖,目的是管理。”彭岚说,现在大县的电费共享已经发展到了共管共治的阶段,或者说是政府强力干预的阶段。

许绍发告诉红星新闻,对于共享摩托车公司,“政府没有收到任何管理费”。彭岚分析认为,从云南其他城市的先例来看,云南各市财政整体“吃紧”,共享摩托车行业是开源的新领域。“管理不好,可能会把行业搞乱,一管就死。”2021年5月18日,瑞丽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拍卖出让瑞丽市、高捷、万鼎共享电单车五年特许经营权。Hellobike和云南三人行科技有限公司分别以6500万和3200万元中标,两家公司可分别投入2500辆和2300辆。

以王强hello bike 2500辆车算一笔账:根据云南市场过往运营数据,正常情况下一辆车平均每天骑行4次,每次骑行价格按2.5元计算。一天收入10元,2500辆年收入912万,4年收入3650万。“4年赚不到中标费。”据负责此次拍卖的瑞丽邦民拍卖有限公司工作人员介绍,一年后,竞买人未缴纳相关款项,拍卖公司不得不扣留两家公司的保证金,并将两家公司诉至法院。

据悉,哈尔滨、郭颂、国二三家共享摩托公司,截至目前并未参与宣威的竞标。据王强介绍,按照6年7000万元的招标底价,每年至少要1167万元。根据宣威的市场情况,以本次招标的1万辆车计算,年收入约为2000万元,除去每年平摊的1167万元,再除去车辆折旧、人工、税收等费用,也就是说,即使在理想情况下,在宣威运营一年,也要亏损300万元左右。

↑9日晚,共有3000辆共享电单车获准重新进入宣威市区,直至6月底。

6月8日,宣威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发布公告,将投标截止时间由6月10日推迟至6月27日。招标底价维持7000万不变,但原招标目标为10000辆100%市场,改为50%市场,即5000辆。同时,公告将评标委员会推荐的候选人人数由3人变更为5人。

彭岚说,招标目标的规模将减少一半,这意味着中标者可以消除“垄断”的嫌疑。根据招标法,新方案意味着至少有两家公司可以中标。

“共享电单车的发展最终会分为几个阶段。现在还不好说。然而,共享的另一个属性是共管和共享。各方要多沟通,企业要盈利,模式要推广,城市要管好。”彭岚说。“无论我们如何竞标,无论哪家公司运营,对于消费者来说,我们当然欢迎绿色便捷的新出行方式。”王娟说,如果商业成本太高,就会提高价格或降低服务质量。

红星新闻了解到,在宣威共享摩托车采购项目文件变更延期的同时,此前在当地经营的三家企业获得当地许可,于6月9日晚开始投放车辆复运。

王强说,每个公司只能投放1000辆车,运营时间到本月底。虽然目前获批运营时间较短,但经过此役,“三家企业都显得不耐烦了”。

↑云南宣威,松果共享电动车闲置场景

竞争加剧,行业下沉

李孝国于2018年11月进入共享电单车行业,在过去三年半的时间里,通过与各地主管部门的沟通、对接,他将供职单位共享电单车的投放城市,足足扩张了几十个。

“我进入这个行业时,行业还处于‘萌芽期’,一谈一个准。”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只要强调共享电单车项目对当地百利而无一害,且是政府的惠民工程,地方政府一般都会接纳。各方宣传资料显示,企业在推广中,不忘强调共享电单车是一种“更为低碳环保的新型出行方式”,且可融入“安全、便捷、绿色”的现代综合交通体系。

共享电单车之所以能在大县域“爆发”,核心在于产品属性与城市需求相匹配。

5月31日,美团与中山大学中国区域协调发展与乡村建设研究院联合发布《新型城镇化背景下的县城出行——县城共享电单车出行报告》,认为县城受地形、空间布局、经济规模、人口密度等因素制约,公共交通系统相对薄弱,而共享电单车可扮演城市出行体系的毛细血管角色。

彭兰介绍,共享电单车用户日常出行的高频距离主要为2~10公里,与县城城区面积相当,大县域市民城市活动范围小,人群出行依靠单一交通工具即可实现,共享电单车更多服务“点对点”的出行需求,市民办个事,骑个车就到。她解释,共享电单车战场转入县域的另一个原因,是共享车企在一、二线城市混战多年,致使城市不堪重负,不得不提高准入门槛,而摩拜与ofo败局已经证明,共享单车模式无法走通,共享电单车仍存在诸多可能。

2020年,长沙对全城50万辆共享电单车进行集中整治,当地一度出现40多个共享单车“坟场”。这一标志性事件成为车企转战县域的分水岭,长沙城区的共享电单车流入周边小城市。

正是在2020年下半年,李孝国突然感受到了竞争压力。他告诉红星新闻,当年下半年,涌向大县域市场的出行企业明显增多,各地政府的态度也发生了微妙变化,“政府有了多个选择,我们的市场推广,难度也就增大了。”

在云南,投放共享电单车的大县域已超过100个。“南方城市是我们的主要市场,竞争白热化时,一座城市可能有二三十个品牌去竞标,而北方城市可能只有三四个。”李孝国介绍,目标大县域,要求常住人口不能低于5万,行业按100:1计算,一个5万常住人口的小城市,可投放的共享电单车数量约为500辆。

此次招标之前,宣威市有关部门专门去了解其他三四线城市共享电单车的运营情况,“我们发现有些城市的主管部门,竟然不知道共享电单车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宣威市市长许韶发说。

共享电单车产业链相对复杂,对县城容貌管理、交通秩序管控与公众出行安全保障等提出挑战。李孝国说,从2021年起,各地开始对共享电单车特许经营权进行拍卖,从源头对共享电单车进行规范、限制,大县域共享电单车的扩张脚步,这才有所放缓。

红星新闻梳理发现,2021年我国各地政府通过了运营项目,共享电单车陆续开始投入使用,但同时主管部门对企业运营提出更多规范,如湖南张家界、福建福鼎等地纷纷出台共享电单车特许经营权招标方案,未经许可的企业,一些地方要求退场。

北京当代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欣表示,公共停车点位属于城市的公共资源,城市政府对公共资源使用权进行市场化拍卖,交易本身没有问题,但要考虑拍卖价格的合理性,过高的成交价格势必将增加企业的负担,企业可能会将运营成本转嫁到消费者身上,不利于项目的长期稳定运行。

招标底价多少合理

“从我们接触和观察的城市业务来看,共享电单车的运营跟执法部门,如城管、交警、消防的KPI强挂勾,共享电单车有可能影响到‘创城’,对共享电单车占用城市公共资源进行拍卖,目的也是为了管理。”彭兰说,大县域共享电单,目前已经发展到了共管共治阶段,或者叫政府强介入阶段。

许韶发告诉红星新闻,此前针对共享电单车企业“政府未收过任何管理费”。彭兰分析认为,从云南其他城市的先例来看,云南整体上各个城市的财政“吃紧”,共享电单车行业则是开源新领域,“如果管理不好,行业可能一放就乱,一管就死。”2021年5月18日,瑞丽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对瑞丽市城区、姐告及畹町共享电单车五年特许经营权进行拍卖出让,哈啰出行与云南三人行科技有限公司,分别以6500万、3200万中标,两公司分别可投入车辆2500辆、2300辆。

王强以哈啰单车2500辆为基础算了一笔帐:按照云南市场以往运行数据估算,一辆车每天正常状态下平均骑行4次、每次价格2.5元计,一天的收入为10元,2500辆车的年收入为912万,4年的收入为3650万,“4年赚不回中标费。”而据负责此次拍卖的瑞丽市邦民拍卖有限公司工作人员介绍,一年过去,竞得人并未支付相关款项,拍卖公司不得不扣押了两家公司的保证金,并将两家公司诉至法院。

据悉,哈啰、松果、果儿三家共享电单车企业截至目前均未参与宣威市的此次招投标。王强介绍,按照招标基础底价6年7000万来算,摊到每年至少是1167万元。根据宣威市场情况,以此次招标标的10000辆车计算,全年收益约2000万元,去除每年均摊的1167万元,再去除车辆折旧、人工、税收等支出,意味着即便是在理想情况下,在宣威经营一年,也要亏损300万左右。

↑9日晚间,总计3000辆共享电单车被获准重新投入宣威城区,时间截止至6月底

6月8日,宣威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发布公告,将投标截止时间从6月10日推迟到6月27日,招标基础底价仍为7000万未变,但投标原定标的100%市场即10000辆投放量,更改为50%市场即5000辆。同时,公告将评标委员会推荐候选人的人数由3人更改为5人。

彭兰表示,此次招标标的规模将缩减一半,意味着中标企业可排除“垄断”嫌疑,根据《招标法》,新方案意味着至少有两家企业可中标。

“共享电单车的发展到底会分几个阶段,目前还说不好。但共享的另一层属性是共管和共担,各方还是应该多沟通,企业要盈利,模式要推进,城市也要管理好。”彭兰说。“不管怎么招标,不管是哪家企业来经营,对消费者而言,我们当然欢迎绿色、便捷的新型出行方式。”市民王娟表示,如企业经营成本太大,就会提价或降低服务质量。

红星新闻获悉,在宣威共享电单车采购项目文件发生变更及延期的同时,此前在当地运营的三家企业得到当地主管部门许可,已从6月9日晚间开始进行投车复运。

王强说,此次复运每家只允许投放1000辆车,运营时间截至本月底。虽然目前获准运营的时间短,但经此一役,“三家企业都显得有些急不可待”。

本网信息来自于互联网与网友投稿,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https://lnxw.aqxyhb.com/4090.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11月18日 上午12:50
下一篇 2022年11月18日 上午12:51

相关推荐

  • 首都会展复工复产第一枪2月11-14日顺义新国展打响

    由雅森国际举办的第32届中国国际汽车服务用品及设备展览会暨首届中国国际新能源汽车供应链大会,将于2023年2月11-14日在北京中国国际展览中心(顺义新国展)举行。 历届展会盛况 第32届中国国际汽车服务用品及设备展览会暨首届中国国际新能源汽车供应链大会作为中国汽车后市场全产业链展会,自2005年创办以来,已经成功举办16年,展会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重点支…

    2023年2月1日
    2310
  • 安徽阜阳接连2天发生巨响 官方回应正在调查原因

    安徽阜阳接连2天发生巨响 官方回应正在调查原因 10月24日晚和25日上午,安徽阜阳多地居民听到两次巨响,有居民以为发生了地震。阜阳市地震局称当地24日晚上无天然地震发生,阜阳市相关部门称正在调查原因。10月25日,安徽阜阳太和县双庙镇居民马先生表示,24日晚6时30分许,他正坐在车里玩手机,突然听到一声巨响,车子也跟着震动。 他开始以为是车子被别人撞了,下…

    2022年11月22日
    4130
  • 高考首日成都考生提前一小时答完数学题,表示“发挥得很好”!网友:这是实力象征

    高考首日成都考生提前一小时答完数学题,表示“发挥得很好”!网友:这是实力象征 高考首日圆满落幕。高考第一天,突发状况很多。比如广州某考生突然发现门锁坏了,出不去了。不得已,他寻求消防队员的帮助,最后他才得以顺利到达考场。此外,还有一些考生把身份证丢进了厕所… 高考第一天,情况频发。由于消防队员和交警的帮助,许多考生得以顺利到达考场参加考试。然而,近两个小时的…

    2022年11月18日
    1610
  •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 还是斯人 详情曝光 各方回应来了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 还是斯人 详情曝光 各方回应来了 10月27日,有关“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还是‘斯人’”的话题登上网络热搜,引发网友广泛讨论。不少网友表示,记忆中,语文教材里这句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而现在的语文教材中是“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 人民教育出版社媒体宣传部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已关注网上相关讨论,目前正在研判;对于过往教材中是否用过…

    2022年11月22日
    1860
  • 一名男子在网上预订武汉酒店,打开浴室门与正在洗澡的不知名美女相撞

    一名男子在网上预订武汉酒店,打开浴室门与正在洗澡的不知名美女相撞 去汉城出差,从某网站订了光谷的酒店,打开房门进了房间,却发现浴室里有个陌生的少妇在洗澡。昨日,读者黄先生向楚天金报记者反映,事发后,他认为向酒店寻求赔偿是大忌,但被酒店拒绝。 目瞪口呆:女人在浴室洗澡,他却不知道 黄先生反映,他昨天从成都坐飞机到汉族工作,因为朋友在关山大道光谷天地附近工作,下…

    2022年11月19日
    2190
  • 16位上海退休阿姨包剧组翻拍甄嬛传 赴横店翻拍《甄嬛传》

    16位上海退休阿姨包剧组翻拍甄嬛传 赴横店翻拍《甄嬛传》 近日,上海十六位阿姨坐大巴赶到浙江金华横店影视城,为过戏瘾包剧组“翻拍”微电影《甄嬛传》在网上引发热议。参演的阿姨们,年龄平均62岁,最大的超过70岁,其中一位阿姨的老伴也特意赶来饰演《甄嬛传》中皇上角色。该微电影在某视频平台于9月28日发布后,约15分钟的微电影点播量超过100万,阿姨们在剧中的表演…

    2022年11月22日
    2590
  • 漂亮!北京市出现巨大“火烧云版”积雨云,像棉花糖一样挂在天空

    漂亮!北京市出现巨大“火烧云版”积雨云,像棉花糖一样挂在天空 #北京天空出现巨大积雨云#6月4日晚7时,位于北方天空的北京上空出现巨大的“烈焰云版”积雨云。夕阳西沉,橘色渐染,巨大的云朵像棉花糖一样挂在天空。北京市气象局官方微博“气象北京”发布消息称,目前降雨回波主要集中在怀柔、密云、顺义地区,局地短时雨量较强,并伴有短时大风和小冰雹。此时,多名居住在怀柔区…

    2022年11月18日
    1880
  • 这个河南小城何以成为“钻石之都” “人造钻石之都”

    这个河南小城何以成为“钻石之都” “人造钻石之都” 据报道,河南柘城县年产钻石单晶15亿克拉,钻石微粉47亿克拉,每年微粉的产量和出口量,分别占到中国市场份额的70%和50%。 此外,2021年全球培育钻石产量900万克拉,仅柘城一县就生产了400万克拉,堪称“人造钻石之都”。这座河南内陆小县城,不仅完成可观的钻石产量,还在一年之内,诞生了两家钻石行业的上市…

    2022年11月21日
    2160
  • 女司机是如何将汽车垂直开上标志杆?经检测未发现酒驾、毒驾嫌疑

    女司机是如何将汽车垂直开上标志杆?经检测未发现酒驾、毒驾嫌疑 昨日17时12分左右,余杭公安接到报警称:在东湖高架翁线出口处,一辆白色轿车撞上护栏,轿车正停在那里。交警、巡警、消防员、乔思等都赶到现场处理。唐某(女,26岁,甘肃人)在东湖高架外瓮线乔司下口驾驶汽车(车内2人)时,与下口钢柱相撞。唐本人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但车上的人都没有受伤。经检测,未发现有…

    2022年11月19日
    2370
  • 小伙持续10年来一直给已故的父亲写信,漫谈日常生活,孝敬亲人应该是现在进行时

    小伙持续10年来一直给已故的父亲写信,漫谈日常生活,孝敬亲人应该是现在进行时 #小伙持续10年给已故父亲写信#近日,山东青岛的李先生在微博上给已故父亲写了10年的信,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关注。字里行间都带着爱,看完之后网友们流下了眼泪,留言:“看完博主的所有文章,泪流满面。漏了什么,一定是震耳欲聋。”“不是每句话里都提到爱,而是每句话里都有爱”…(据…

    2022年12月12日
    3800